新闻中心 Case新常态 正能量 中国梦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专业知识 >

风起前海-前海五年记

日期:2016-10-09 / 人气:

09_88

广东自贸试验区前海片区俯瞰。

文_梁钟荣 潘宝仪 前海报道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五年前的前海与现今的差别,你会选择哪个词语?陈坤耀说:沧海桑田。

这位70岁的香港学者仍精力充沛,一个星期要待在前海三天时间,因其现在的头衔为前海创新研究院院长。“五年前前海成立时我就过来,五年后过来,一切都大变样”。

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于2010年8月26日由国务院批准设立,总占地面积约15平方公里,其职能定位为:深港合作先导区、体制机制创新区、现代服务业集聚区、结构调整引领区。

2012年12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上任后首度离京视察,来到前海。在仔细了解前海的地理范围、发展定位后,他说,前海让他想起了深圳改革开放之初,一张白纸,从零开始,但也正因为是一张白纸,可以画出最美、最好的图画。

五年过去,前海始交答卷。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2月底,前海入驻企业已超23000家,注册总资金逾1.4万亿元人民币。其中,港资背景企业有1171家,投资额占前海投资总额的18%。前海新注册企业数量较2013年底增长5.64倍,总注册资本增长4.27倍,港企增长7.8倍。

“前海是新时期国家战略平台,‘一路一带’战略重要支点,自贸区重要组成,三大战略集于一身,全国独一无二。”前海管理局局长张备坦承。

张备同时表示,前海接下来最大的挑战,应该是如何更好地做好顶层设计,包括前海管理局这样一个法定机构的顶层设计,使它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在前海合作区开发和建设、创新和发展中应有的作用。

2015年4月21日,伴随广东自贸区的揭牌,前海同步进入自贸区时代。

特区焦虑和前海的生长

如果不能理解深圳的过去,也无法预知前海的未来。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彼时的深圳,在这场危机中更陷入“而立之年”前夜的惶恐。

时值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作为最成功特区的深圳在近30年的高速发展后,正忧思优惠政策丧失、改革创新乏力,“特区不特”。

深圳的未来在哪里?转型升级的路在何方?像改革开放三十年前那样,深圳再次把目光投向一河之隔的香港。

此前一年,盛夏,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因庆祝香港回归十周年南下,并为深圳通往香港的西部通道开通剪彩。当年,深圳多开通了两个通往香港的口岸,深圳湾口岸和福田口岸。

及至当年圣诞节前,深圳政府代表团对香港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访问,举行了深港合作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深港合作会议,并签署了旨在深化双方合作的“1+6”协议。

“1+6”合作协议涵盖了基础设施建设、环境保护、城市规划、科技创新、服务贸易、旅游等多个范畴,不仅明确了双方合作的长远规划,而且对近期需要开展的合作项目提出了明确要求。

在那次访问中,深圳提出了“向香港学习,为香港服务,深港紧密合作,促进共同繁荣”的新思路。随后,在2008年的深圳政府工作报告中,深圳主政者认为,深港合作进入历史最好时期之一,接下来,深圳要“以深港合作为切入点全面推进体制创新”。

这句话主要有三层意思:

一、在深圳看来,近三十年在经济建设方面“野蛮生长”后,是时候要“学习借鉴香港融合西方文明与中华文化的制度设计,包括社会管理、公共服务、城市建设、政府运作、民主法治等,通过学习、消化、创新,形成具有中国特色、适应深圳市情的一系列制度创新,增创深圳体制机制新优势”。

二、全面加强“深港创新圈”建设,建立与香港的更紧密合作关系,促进双方在城市发展规划、重大跨境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密切沟通与合作。具体而言,要更加主动、务实地推进深港合作项目建设,加快推进广深港客运专线、深港机场铁路接驳、莲塘和香园围口岸建设、皇岗和文锦渡口岸改造等重大项目的规划建设和前期工作,尽快启动深港河套地区的开发建设。

三、适应经济发展需要,积极推动深港共建人民币离岸中心,促进两地资本市场融合,推动“深圳通”与香港“八达通”互联互通,促进人员往来便利化。

上述政府工作报告的中看似不起眼的“深港机场铁路接驳”这8个字,直接将伶仃洋畔的寂寂滩涂,催生为今天喧嚣的前海。

风起前海

虽然2007年底,在《深圳市城市总体规划(2007-2020)》修编草案中,首次提出“前海中心”概念,包括前海、后海和宝安中心区,主要发展区域功能的生产性服务业与总部经济。

但仅就现在的前海片区而言,深圳仅把其作为服务外贸出口的港区积极运作。2008年10月,深圳前海湾保税港区批准设立,成为国内第9个保税港区。

2008年底,《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出台,明确提出到2020年,要将粤港澳城市群构建为全球最具核心竞争力的大都市圈之一。这其中,便捷交通成为前提,前海湾蓄势崛起。这则规划纲要中,深圳前后海地区和广州南沙、珠海横琴等一道作为加强与港澳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等方面合作的载体。

说干就干。此后七八年发生的事情,前海把多年“只闻楼梯响,不见有人来”的河套地区远远甩开。

2009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3位香港全国政协委员联合提交了一份名为《深港合作建立“深圳前后海创新自贸区”》的提案;同年6月,香港特区政务司司长唐英年率团访问深圳,深港就深港共同建设“前海现代服务业示范区”达成共识;两个月后举行的粤港合作联席会议上,香港和深圳已就前海的发展签订合作意向书。

2010年初,深圳市政府斥资500万元进行“前海概念规划全球招标”;4月7日,粤港在北京签署《粤港合作框架协议》,携手打造世界级新经济区。

当年5月,深圳已经成立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开发建设领导小组,负责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开发建设重大事宜。

当年6月24日,深圳宣布前海合作区总体发展规划进入申报阶段。

中央在这一问题上反应更迅速。仅仅两个月后,2010年8月26日,国务院批复《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总体发展规划》,前海被定义为服务于整个珠三角的中心、规划建设为粤港现代服务业创新合作示范区。

前海获批的那一天,恰逢深圳特区30岁的生日。

这显然不是巧合。在深圳特区成立三十周年前夕,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视察前海,走过一条临时为其视察抢修的土路,站在一片黄泥之上,温家宝说:“这里是深圳的未来。”

前海,由此被视为带领深圳走出政策枯竭期、打开新局面的钥匙。

在前海再造香港

2013年7月,前海首次提出了前海深港合作的“五点原则”:凡是对香港不利的事前海坚决不做;消除疑虑,做大容量,共同发展;合作建设,实现双赢;虚心学习,大力引进机制和人才,同时为香港白领提供成长阶梯;优势互补,共同争取国家支持。

此后,香港与前海合作开始进入蜜月期。

2014年年底,深圳市政府在前海开放开发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当年前海与香港关联度达到历史高点,共接待港人1万多人次,港企4000多批次,是去年同期10倍。

2014年前海新增港企861家,同比增长540%;投资超过1000万美元的港企占40%以上,港企平均注册资本比区内企业高62%;落户的港企中,从事金融、现代物流、信息服务、科技服务和专业服务的企业分别占50%、15%、11%、21%。

而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的主要目标是,到2020年,在前海实现由港资、港企开发的建筑面积超过900万平米,港资服务业规模突破1千亿元,孵化港资创新创业领军企业超过100家等。为大力引进港资、港企,前海明确至少1/3左右的土地向港企出让。

2015年也开局良好。1月9日,前海2015年首块商业用地被香港本土最大房地产开发企业之一的嘉里建设拍得,一举打破前海自2013年七月陆续开始拍卖14块地,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香港企业拿地的尴尬。

此前前海的拿地企业包括腾讯、华润、恒昌科技、弘毅资本、香江集团、世茂等,这些“港企”或在香港上市,或为实际控制人注册地在香港,但它们的主要经营市场还是在内地。因此,在不少人看来,这些企业并非正宗香港本土企业。

事实上,截至2015年2月底,前海入驻港企1171家。前海管理局长张备透露,入驻港企体量大,效益好,前海目前30%税收都是由港企提供。根据规划,2015年前海引入港企的目标是突破2100家。

为加强深圳与香港两地青年交流合作,前海将致力打造为香港青年到内地发展的支撑平台。去年底推出的“深港青年梦工厂”项目,至今已吸引29家机构及45家创业团队入驻,港方占三分之一以上。

张备还表示,已经建好4700余套前海人才公寓,将引入港资物业管理公司,并按港式风格进行装修,下一步将尽快出台面向港企港人出让、出租的具体实施办法。

张备同时表示,会努力将前海打造为香港青年到内地发展的支撑平台,今年前海管理局将组织5000名香港大中学生到前海参观交流,并与入区企业共同招聘50名优秀香港青年,担任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的助理。

“前海和香港的关系,就像伦敦金融城和金丝雀码头。”张备形容,金丝雀码头是伦敦东部建立的一个金融产业园,当时伦敦金融城也担心被取代,后来发展结果证明不是取代,而是通过金丝雀码头,把更多欧美的金融机构吸引到伦敦,恰恰是这样,提高了伦敦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地位和话语权。

金融与法制同创新

根据2014年底前海发布的深港合作工作方案,按照广东申报自贸区的总体构想,前海将建设成为符合国际高标准要求、投资贸易便利、服务贸易自由、金融创新功能突出、监管安全高效的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

具体措施包括构建亚太供应链管理中心、率先在前海开展跨境电子商务试点、探索建立深港跨境融资租赁资产交易中心等。

前海管理局一位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入驻前海的23000多家企业,“80%是金融企业”,这一数据是上海自贸区、横琴、南沙、平潭四个区引进金融企业总和的两倍,以此可以窥探前海金融创新的力度和吸引力。

人民币国际化是国家金融创新的一个努力方向,而前海在此方面早已先行先试。截至2014年底,已经有近20家银行的前海分(支)行获批开业。前海累计办理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备案金额826亿元,实际提款金额181.6亿元,而2013年这两项数字仅仅分别为148亿元与33.6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目前深圳获得的国家部委层面的金融创新政策多达38条,且在不断突破。其中,保监会支持深圳(前海)保险业改革创新的有8条政策、银监会10条支持政策及证监会针对前海的平台建设、市场开发、业务与产品创新等方面提出20余项金融创新政策等。

具体政策方面则包括QDIE、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允许注册于海外,并投资于海外市场的对冲基金)及支持具有离岸业务资格的中资银行在前海开展离岸业务、探索保险资金境外投资试点等。

此外,前海金融创新的多个事项在国内均有里程碑式意义:前海微众银行将成为全国第一家民营银行和互联网银行;国家级平台中聚集保险总部最多,目前共有14家持牌保险机构总部;全国首个利用跨境贷操作的飞机租赁项目在前海签约;全国第一家CEPA框架下的消费金融公司获银监会批复并落户前海;前海还将成立全国第一家合资证券公司、第一单房地产信托基金等。

“前海的建设正在按照规划和设想,但要真正吸引国际资本,最关键的核心还是在于法治。”前海管理局局长张备说。

1月18日前海法院正式挂牌,这是全国基层法院中唯一一个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揭牌的,并且采纳了法官终身责任制。

在司法层面,前海法院在全国首创“港籍调解”与“港籍陪审”制度,有针对性地设立金融、物流、保险、证券、期货、知识产权等审判团队,打造专业化的审判机制。而且,前海正在与相关的律师协会成立一个香港法律的查明机制,以解决纠纷的当事双方对于香港相关法律出现不同解读。

前海国际仲裁院院长刘晓春表示,通常现代服务业中有90%以上的纠纷都通过仲裁解决,该院至少三分之一的仲裁员来自境外,适用哪国法律当事人自己选,哪怕你想用联合国的审理程序也行。在前海,“当事人意思自治”得到充分实现。

此外,前海还建立了前海廉政监督局,这是一个类似于香港ICAC(廉政公署)的机构,直接隶属于深圳市纪委,结合了目前的公安、纪检、检察、监察以及审计五个部门,负责监督前海管理局以及在前海注册的企业法人、自然人的经营行为。

自贸区叠加

前海注册企业数量,尤其是港企数量暴涨,诚然与前海不断对香港进行宣讲有关,而更主要的原因可能来自自贸区效应。

实际上,自2003年开始,内地与港澳先后签署《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及一系列补充协议,其中许多领域开放以广东作为先行先试区。按照商务部规划,“十二五”末要基本实现内地与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而广东则提出要提前一年实现这一目标。

但CEPA仍存在落实效果欠佳、准入门槛过高和配套法律法规不完善等问题。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毛艳华研究指出,此前香港对内地服务输出占比一直徘徊在35%左右,并未刺激本港服务业大幅“北上”;甚至香港在内地输入服务贸易总量的比例还趋于下降,从2001年的25.1%跌到2010年的15.4%。

此外,香港对内地服务业输出仍集中在传统领域。根据香港工业贸易署的统计,截至2014年11月30日,运输物流及分销等传统服务业申请CEPA《香港服务提供者证明书》占比超过一半。

毛艳华还发现,香港的金融和保险作为优势产业在香港全球服务输出中占比达12.9%,但在香港向内地服务输出在其总量中的占比仅为2.8%。

究其原因,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光南等人认为,这与服务贸易比较复杂、风险性较高,也较难以标准化有关。

“CEPA目前是典型的‘正面清单’模式,许多服务业开放实际很难落地。比如说培训很早就放开了,但广东很难见到有港资的培训机构,因为很多时候,外资培训是工商部门还是教育部门批,都难以界定。”张光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在学者以及广东的决策者看来,在自由贸易试验园区有望破除这些玻璃门。

探索国际贸易规则

2014年底,中国(广东)自贸试验园区获批,前海不仅入围,而且携手“黑马”蛇口片区,共同组成前海蛇口片区。

尽管现在前海蛇口自贸区尚未挂牌,但早在数月前,前海已推出了全国首个针对香港的整体合作方案,提出包括“向香港企业出让不少于三分之一的土地”在内的50条具体的深港合作举措。

方案中明确提出,要通过建设自贸区,促进深港市场要素跨境流动。而在自贸区框架下,前海希望打造成投资贸易便利、服务贸易自由、金融创新功能突出的合作区。

具体而言,前海希望鼓励相关企业整合深港两地供应链管理资源优势,开展贸易、供应链担保、估值、融资等供应链增值服务,打造物流、贸易、金融一体化运作平台,构建亚太供应链管理中心。

前海还将推动深港两地海空港紧密合作,拓展港口、船舶和船员服务功能,为香港经营者拓展航运服务空间提供便利,支持香港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此外,还要借鉴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模式,依托深圳地方电子口岸建设公共信息服务平台,率先在前海开展跨境电子商务试点;落实国家质检总局关于支持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先行先试的意见,试点深港检测结果互认,支持香港检测认证机构依托前海开展内地业务,提升深港两地贸易便利化程度;探索建立深港跨境融资租赁资产交易中心,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融资租赁产业发展基地。

前海要做的还不止于此。2014年12月,前海新闻发言人王锦侠透露,在自贸区的框架下,前海希望通过与香港进行服务业合作,不仅成为粤港服务贸易自由化的先行地,也为中国加入新型服务贸易规则谈判提高议程设置能力和话语权。

最近,第二批自贸区总体方案获批,广东自贸试验区挂牌,广东省商务厅强调,广东将立足于打造新型国际投资贸易规则试验区,在国际投资、贸易、知识产权等领域探索对接国际高标准规则体系。

同时,有效对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推动广东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贸易往来和投资合作,着力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服务。

编辑:前海风起